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769-22890200
地 址:东莞市松山湖松科苑9号楼9213室

今年前三季度,东莞民营经济增加值占GDP比重达49.3% 固定投资同比增长18.1%日期:2019-11-25     人气:7

东莞阳光网11月22日讯   东莞又火了!这一次,东莞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姿态回到舆论中心:2019年前三季度,东莞GDP同比增长7.2%,位居珠三角第一;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0%,增速在珠三角排名第一。

这个成绩,是东莞受到团贷网倒闭等互联网经济不利影响背景下取得的。如果以十年为一个经济周期,2019年外部环境的困难程度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与2008年时处处被唱衰不同,今天东莞开始收获“腾笼换鸟”的成果。分析东莞的经济数据,有两个极为重要的变化:一是民营经济的崛起。今年前三季度,东莞民营经济实现增加值3248.70亿元,占GDP比重达到49.3%。此外,全市规上工业增加值比重中,内资企业增加值占比达到60%,而在2008年,仅占规上工业增加值23.2%;二是制造业的信心。前三季度,东莞固定投资同比增长18.1%,其中工业技改投资325.42亿元,同比大增21.5%。

今天的东莞,已经不是外资代工厂的天下,取而代之的是OPPO、vivo这样的制造业新贵,还有溪流背坡村的华为,以及他们背后的一大批供应商。东莞得以在逆境中向上,靠的是草根民营经济的崛起,收获的是以制造业为支柱的实体经济胜利。

十年蝶变,东莞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东莞。

从“农民工之都”到“技工之都”

东莞的新生,华为功不可没。华为为何来到东莞?除了邻近深圳以及土地资源价值因素外,东莞技术工人储备以及与此相关的产业链配套,也是深莞互为犄角的重要原因。

“东莞塞车,全球缺货”,显示了PC时代东莞在全球产业链的地位,那时世界1/5的PC品牌代工厂都在东莞。如今,世界已经进入移动端互联网时代,全世界每4台智能手机,就有1台产自东莞。

2008年的“腾笼换鸟”,“腾”走的是代工厂的订单,“换”来的是先进制造业、高新技术制造业。除外迁而来的华为,还有土生土长的OPPO、vivo等竞相扎根东莞。这些,代工生产积累下来的模具生产和产业配套都功不可没。

风靡全球的特斯拉,车身零部件的冲压模具就产自横沥镇中泰模具的生产车间。而包括宝马、路虎、沃尔沃等十几个知名车企生产的模具,占据这家企业销量的90%以上。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大量“三来一补”企业抢滩东莞,模具产业飘然而至。四十年间,东莞已成为中国模具重镇,仅长安一个镇,就崛起6000多家模具个体工商户,1100多家模具生产企业,成为东莞实体经济的压舱石。

十年前,国际金融危机突袭东莞,不少实体经济遭受重创。但凭借在模具领域的积累,一大批东莞PC配套企业,得以迅速转型为手机配套企业,打入手机产业供应链,不仅挺过了寒冬,还收获了新的产业红利。

东莞铭基电子就是其中一家企业。十年间,铭基电子从一家代工小企业披荆斩棘,成为国内五大手机数据线生产商,董事长王彩晓说:“龙头企业在转型升级,配套企业也要跟上。”

在深圳电子信息产业圈,有这样一个说法:深圳向东莞发出模具设计图,几天内就可以收到成品。产业升级与人的素质提升相互促进,推动深圳向全球创新创意之都迈进。

2017年12月7日,东莞正式提出打造“技能人才之都”。不难发现,无论是“世界模具看中国,中国模具看长安” 的赞誉,还是打造“技能人才之都”的愿景,背后指向的都是东莞“技能人才”这张王牌。

2016—2018年间,东莞专业技术人才由17.6万人增至23.3万人,年均增长15.1%;持有技能等级证书的技能人才由20.4万人增至34万人,年均增长29.1%。

仅在2018年“技能人才之都”实施以来,累计新增技术工人14.51万人,总量达到76.71万人,占东莞实名制就业人员总量的15.17%,对比2017年底提升3.07个百分点。技能人才大规模崛起,可以说是东莞十年间产业变革背后最惊人的变量。

今年前三季度,东莞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0%,增速在珠三角排名第一,其间发生的,是东莞从“农民工之都”向“技工之都”的转变。

从专业镇到松山湖高新区

东莞的第二张王牌,就是松山湖。

近日,松山湖流传这样一则好消息:松山湖材料实验室多孔陶瓷研究团队即将完成市场应用转化。多孔陶瓷业内称为“泡沫陶瓷”,可承受1600℃高温,以此制作燃气燃烧器,可大量减少能源消耗。以前这项技术,仅有少数国家掌握。

松山湖就是这样一个常有创新涌现的地方。2018年,常年排名在五名开外的松山湖爆发。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630亿元,同比增长13.9%。与虎门、长安并驾齐驱。税收突破170亿元,总量和增量均排名全市第一。

在松山湖,还隐藏着整个珠三角最强的科研能力。在地下17米深处,在加速器隧道将质子加速到0.93倍光速去轰击重金属钨靶,撞击出大量中子。这是有着“超级显微镜”之称的中国散裂中子源工作场景。自2018年8月23日投用,众多国内外科学家慕名探访。前两轮开放运行,中国散裂中子源共收到用户课题申请138份。

中国散裂中子源落户松山湖,正是看中珠三角地区产业发展优势。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提速,该项目将成为国家创新发展重要引擎,担当国家科技产业创新中心的核心装置重任。

前不久,中国散裂中子源的“姐妹花”项目——南方光源研究测试平台项目正式动工。成立仅一年的松山湖材料实验室,已吸引了王恩哥院士、汪卫华院士、赵忠贤院士等顶尖科学家到松山湖创新创业。

散裂中子源、南方光源、松山湖材料实验室等重大平台聚集,推动松山湖形成全球难得一见的科研制高点。陈和生院士预言:“若干年后,在松山湖畔,偶遇世界级的科学家将不会是意外。”

与这些科研平台备受关注相似的是世界500强企业华为在松山湖布局。

从2005年首次投资落地东莞以来,华为14年间在松山湖园区先后投资建设华为机器、华为大学、华为终端、华为研发实验室等项目,成为东莞的千亿级企业、超级纳税大户。

松山湖畔迎来越来越多“华为人”,入驻越来越多华为的“朋友们”。随着信息服务、检验检测、硬件设计等产业链人才队伍到来,催生出全球瞩目的电子信息产业高地。

华为落子松山湖,是莞深产业同城的一个缩影。围绕着散裂中子源,东莞规划建设中子科学城。今年全国两会,东莞市委书记梁维东透露,通过一条隧道连通,中子科学城将与7公里外的深圳光明科学城共同打造大湾区科技创新高地。

松山湖管委会表示:“区域大型基础设施的完善,将有助于东莞中子科学城、深圳光明科学城、深港河套地区进一步增强科技创新协同合作,充分发挥香港、深圳、东莞三地科技、产业、人才、金融、开放等优势。”

松山湖高新区还把目光投向“傍科技大款”,先后与中国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科研院所,合作建成北京大学东莞光电研究院、清华东莞创新中心等32家新型研发机构。

截至2019年9月,在松山湖高新区,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和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均占园区规上工业增加值的90%以上。

对比2008年,东莞抗风险能力大大增强,背后正是有这批加快转型的中小企业。他们的聚合,又吸引了华为、大疆、大族激光等深圳高新技术向松山湖集聚。

如果说长安、虎门等专业镇藏着东莞第一波经济腾飞的密码,那么松山湖则孕育了东莞二次腾飞的动力。

从草根创业到人才聚集

谁在推动东莞向前?源源不断涌入的草根人群是主要力量。

根据广东省统计局的数据,东莞有着中国所有城市中最为奇特的人口倒挂现象:2018年,东莞常住人口为839万,其中户籍人口仅有232万,只占总人口1/4左右,外来人口总数仅次于上海、深圳和北京。

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1995年来到东莞创业,是一个低调的“甩手掌柜”。但他孵化出的“蓝绿兄弟”(OPPO、vivo)却一点也不低调,一线销售人员走村串户,从二三四线城市地推开始布局,以一种农村包围城市的草根姿态完成了崛起。

走进OPPO、vivo总部所在地——乌沙社区,满目都是步步高元素。长安镇vivo体育中心中的“vivo”标识夜晚格外耀眼。在中国每条商业街,OPPO、vivo大多如影随形。“草根”段永平的到来,彻底改变长安镇的发展走向,赋予了这座小镇在全球的新站位。

截至2018年,OPPO、vivo的销售额各超千亿元,成为东莞旗舰企业之一。在两大智能手机巨头辐射下,长安镇OPPO、vivo及其上下游配套企业超过千家。其中规上电子信息企业有159家,规上高新技术企业有355家,从事智能手机生产、销售、维修等行业人员超过20万人。

1978年,香港人张子弥在东莞中国首家“三来一补”企业太平手袋厂,开启了港商投资中国内地的新纪元;1997年,河源人郭东林决定将番禺的小制衣厂搬到服装重镇虎门,“以纯”品牌迅速占领中国二三线城市。

内衣翘楚都市丽人、塑化行业龙头盟大集团、家居用品牛企芬璐家居等,创始人此前都有个共同的身份:保安。

今日东莞,正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青睐。2019年毕业生热门去向城市前五名,分别是北上深广杭,第六名就是东莞,排位高于成都、武汉等国家中心城市,在中国所有地级市中位列第一。

2016—2018年间,东莞人才总量由146万人增至195.3万人,年均增长15.7%;高层次人才由8.48万人增至12.6万人,年均增长21.9%,为东莞实体经济注入澎湃的发展动力。

从“三来一补”到“三区”机遇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东莞是不靠海的。但是东莞从诞生之初,就是从海开始的。

从被誉为“珠三角第一村”的“蚝岗遗址”到盛产莞草远销多地,让东莞人在海外贸易中收获了“第一桶金”。

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中,沿海的东莞以海纳百川的气魄,融入全球产业分工,成为“世界工厂”。现在东莞,再一次开启了向海而生的新旅程。

从高空俯瞰珠江口,深圳前海、空港新城,广州南沙,珠海横琴,东莞滨海湾新区,中山翠亨新区等重大平台“U”字形沿珠江口布局。紧连南沙、前海两大自贸片区,毗邻港澳的滨海湾新区,正是东莞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旗帜。

摊开粤港澳大湾区地图,内地四座一线城市东莞串联起两座。从香港西九龙出发乘坐广深港高铁,仅用38分钟时间就能到达东莞虎门站。如今,每天有18对列车往返于东莞与香港。

“这个速度之前根本不敢想象!”作为“无人机之父”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泽湘的弟子,3年前秦志强在松山湖建立机器人STEAM研究院。如今,越来越多像秦志强这样的创业者穿梭于香港、深圳、广州、东莞多个城市。

今年南沙大桥通车后,从东莞往中山、珠海、澳门提速一倍,从东莞到南沙缩短了10公里,从东莞到番禺时间则缩短了半小时。

根据规划,广州将有5条地铁通往东莞,深莞两地也有6条城市轨道交通相连。穗莞深城际、佛莞城际预计于今明两年通车,届时,东莞将成为珠江东西两岸轨道交通十字交汇,连接起广深惠佛四地。

通过轨道与公路,东莞日益成为东西两岸一小时经济圈的重要连接轴,人流、物流、资金流、技术流、信息流正在东莞以更高的效率流通。

从历史上看,多数科技创新中心是从制造业中心发展而来。翻阅滨海湾招商引资一览表,设立两年多引进投资总额已超过4000亿元,紫光集团、欧菲光集团、宜家华南总部……“到东莞滨海湾去”正成为这些创新巨头的新默契。

2018年,东莞新增“小升规”工业企业2907家,连续两年居全省第一。一个个先进制造业重大项目在滨海湾新区相继落地动工,与中小企业形成更加紧密的命运共同体,共同夯实了东莞制造的基底。

以人工智能与大健康高端医疗两大产业体系为核心,滨海湾新区将加强统筹力度,与松山湖“一东一西”互为呼应,带动片区内长安、虎门、厚街等传统制造强镇攻关核心技术,担当引领东莞未来三十年发展的重要引擎。

在2019年的东莞市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出现“滨海湾新区争创自贸区新片区”新提法。日前,东莞市长肖亚非表示:“今后东莞所有的制度创新,都将率先在滨海湾新区进行。”

近日,百度地图慧眼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城市活力研究报告》显示,东莞城市活力仅次于北上广深,超过成都、郑州这样的省会城市。

在2019上半年中国城市GDP百强榜中,时隔两年再次挺进20强。近年来,东莞在不少评价指标中,甚至迈入一线城市行列。

“双11”期间,据阿里巴巴数据显示,东莞向全国发出1000万件定制好货,占全省1/5。在日寄发快件量和日投递快件量TOP10城市榜单中,东莞名列其中。

除了快递收件量,东莞还在手机用户量、电影票房数据等指标位居前列。从电影票房数据上看,东莞和天津、郑州等人口大市十分接近。

大疆无人机董事长李泽湘坦言,粤港澳大湾区“深圳+东莞”,将是世界新硅谷组合,凭借东莞制造产业配套,创业者从设想到产品的速度,比硅谷要快5到10倍,成本只是硅谷的1/5。

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东莞将其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和建设广东省制造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实验区一起,作为当下发展的最大历史机遇。

从率先发展“三来一补”,到主动拥抱世界500强雀巢、三星,再到先人一步建设松山湖高新区,如今又抢抓“三区”机遇,勾勒出东莞的奋斗历程。

昔日,千千万万“厂妹”“打工仔”,把东莞推向“世界工厂”的宝座;今天,数以十万计的“技能人才”,把东莞产业结构推向新的高峰;寻梦湾区,下一个目标是建设“湾区都市,品质东莞”。

2019年10月31日,宏远队主教练杜锋成为中国男篮新一届主帅。23年前,这个从新疆远道而来的瘦弱少年不会想到他将与其他同样来自世界各地的伙伴们一起,共同为东莞创造中国篮球史上难以复制的荣光。

那些从各个领域涌入的草根精英,正在这座城市把更多的不可能变为可能。

上一篇:
下一篇: